夜語無聲 那是遲早的事-阿爾弗雷德那孩子

那是遲早的事-阿爾弗雷德那孩子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軍隊及人民沒有任何關係。





那陣子收養了許多小孩,那孩子是所有孩子中最先到家裡來的。

小小的身體卻很有活力,常常抓著桌巾床單披在身上,一邊尖叫著一邊在家裡橫衝直撞,說都說不聽。

那陣子家裡的瓷器和骨董都要往高處和穩固的地方放,即使如此還是有不低的損壞率。

「阿爾弗雷德……」頭很痛、很痛,每聽到一次碎裂聲都要心驚一下、伴著那些骨瓷的碎裂聲也根本不可能專心工作,啊啊啊東印度公司的文件在他桌上都要堆成山了!

「跟你說過、不要、不准、在家裡亂跑!」緊緊握著手中的鵝毛筆,亞瑟更想把桌上的大量文件一把揮到地上,但在小阿爾弗雷德的眼裡和耳朵裡,亞瑟僅僅是僵著臉、說話方式變得比較用力了點。

「這不是亂跑!這是飛行!」阿爾弗雷德一點都沒察覺亞瑟的憤怒,相當在意地責備地大喊。

「我再說一次,不准、亂跑。」

「我沒有亂跑!這是飛行!我在飛!亞瑟!」

「你不可能飛起來的!那只是桌巾在飄而已。」為什麼要跟這種小鬼吵架啊……越想越生氣就頭痛了,管家在這時候又放上了一層文件疊在本來看起來就很像山的文件堆上……是,那是山。

「亞瑟你不懂!總一天我可以真的飛起來!」小阿爾弗雷德像是使上了全身的力氣般地吶喊,然後又跑出書房。

……就說了不能亂跑了。

「怎麼講都講不聽…...」替自己倒上一杯紅茶,亞瑟用手指揉揉好像皺在一堆的眉心,對著幾天前也慘遭阿爾弗雷德破壞過的書房自言自語。

原本安靜而規律的屋子,因為這個孩子的出現而變得吵鬧,卻也變得有活力許多。

即使看到帶著泥土的腳印一路從門口延伸到樓上房間、即使總是聽到奔跑帶來的沉重腳步聲和瓷器玻璃的碎裂聲──這孩子甚至連他好不容易從中國弄回來的瓷器都撞壞了──亞瑟發現自己只有越來越多的容忍力,卻不會越來越生氣。

「養小孩可不容易呢。」晚餐之後突然出現的法蘭西斯,一臉深深能體會那種痛苦的表情看著滿臉倦容的亞瑟,滿滿的紅酒味幾乎要洗掉屋子裡始終不變的紅茶香。

「所有孩子裡,這個最累。」唉唉光想到就覺得很疲憊了。

「那讓給我……」

法蘭西斯的話都還沒說完、亞瑟也還來不及反駁,樓上女僕的尖叫聲就先把兩人的焦點給拉了開。

在法蘭西斯還沒反應過來前,亞瑟已經先快步上了傳來淡淡燒焦味的樓梯,比女僕還要搶先一步的男僕手裡抱著身體有點濕的阿爾弗雷德。

小阿爾弗雷德顯然也一點都還沒搞清楚狀況、或嚇呆了地用疑惑的表情看著亞瑟和剛剛才跟上來的法蘭西斯,手上抓著看起來像是被燒過的絹帛。

「……你在做什麼?」

「實驗。」阿爾弗雷德好像突然醒了一樣,充滿精神地回答亞瑟。

「實驗?」

「嗯!」

「喔喔喔?什麼實驗吶?真是可愛的小孩耶……」法蘭西斯走到亞瑟和阿爾弗雷德面前並蹲下身,摸著阿爾弗雷德映著燭火光輝的濃金色頭髮。

「把你的手從阿爾的頭上移開。」聲音響起的同時所帶來的氣勢,那感覺彷彿後腦被亞瑟以槍口抵住了一樣。

大手在阿爾弗雷德小小的腦袋上停了一下,很識趣地收了回來。

「真是小氣耶,亞瑟,你叫阿爾是嗎?」隨便應付一下亞瑟,法蘭西斯的目光又轉回小阿爾弗雷德臉上。

「阿爾弗雷德˙F˙瓊斯。」小阿爾弗雷德跳過自己正被男僕架著的窘境,一臉認真並帶著適度笑容地回答著法蘭西斯,伸出小小的手:「很高興認識你,法蘭西斯先生。」

「喔喔很高興認識你,你的教養比亞瑟好很多。」並不意外亞瑟家的小孩認識他,法蘭西斯很高興地伸出手,輕輕握住小阿爾弗雷德的手:「我可以叫你阿爾嗎?」

「喂喂!」被法國調侃就算了,但是讓競爭國家接近殖民地可不是那種能睜一眼閉一眼帶過去的事情。亞瑟出聲打算制止法蘭西斯使用他對阿爾弗雷德專用的暱稱,阿爾弗雷德的反應卻直接忽略了亞瑟。

「嗯!我剛剛在做實驗。」

「什麼樣的實驗呢?」

「我剛剛在看亞瑟的書,可是晚風吹得燭火閃爍不停,所以想要讓燭火穩住,讓我可以好好看書。」

「嗯。」法蘭西斯聽得很認真。

「那幹嘛燒手帕?」到目前為止亞瑟也聽得懂阿爾弗雷德的動機,但是這行為令亞瑟感到難以理解。

「如果可以用可透光的東西把火包起來、讓它發亮而不會因為風的吹動而閃爍,不是很好嗎?」阿爾弗雷德仍然一臉認真且有精神地回答。

所以……唉,以下亞瑟不問都知道了,連生氣都沒有力氣地大聲嘆息:「快去把衣服換換,你該睡覺了。」

「別這樣嘛!這是很有趣的想法。」法蘭西斯仍然很有興趣地看著阿爾弗雷德,回頭告訴亞瑟:「改天你可以把你家那些不需要的床單……」

「不、你家的比較好,蕾絲花邊的造型燭台,我敢保證這一定會帶起另一股時尚潮流。不早了,博納富瓦先生。」勉強自己扯開微笑,看似親切的亞瑟雙眼滿滿寫著「再不走我就把你轟出去」的不耐煩,用目光將法蘭西斯逼出家門。

看著法蘭西斯終於乘上馬車遠離門口,站在門口目送的亞瑟略為疲憊地輕輕嘆了一聲,耳邊由小而大的腳步聲迅速從樓上遠處漸漸變得近且大聲──

「咿──哈!」抓著床單一路奔跑過正廳的樓梯,一邊尖叫並奔往自己房間所在位置的小阿爾弗雷德,身後還跟著一臉慌亂的男僕和女僕。

「……算了。」讓他去吧。反正怎麼教都教不聽……

靜靜關上大門,亞瑟決定倒杯紅茶讓自己放輕鬆點。
├那是遲早的事 | 引用:(0) | 留言:(0) | 2009/12/21(Mon) 20:50:19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