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語無聲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2-3

欄杆外的狼 CHAPTER 2-3

本文為《Axis Powers ヘタリア》之衍生創作,與真實國家、警察與人民沒有關係。





阿爾弗雷德將桌上堆疊而起的文件和檔案搬到自己面前,逐一翻閱或簽字,打算將腦袋中的事情給忘記,亞瑟並不是個十分好的回憶,而他並不希望自己忘記當初是為了什麼而到美國來,他依照計畫讓自己過得好好的,縱使亞瑟一度將這一切給打亂,但不至於讓一切亂套,阿爾弗雷德深信且希望如此,打死他都不承認,因為預算而讓亞瑟矇上重罪冤獄令他心不踏實。

辦公室的門忽然被闖開,一名膚色黝黑並紮著兩支馬尾的女孩奮力地想擺脫員警的拉扯。

「阿爾弗雷德!」

員警奮力拉扯著維多利亞,試圖以自以為的冷靜口氣安撫著維多利亞,卻總得不到他們所希望的結果,當維多利亞看見阿爾弗雷德時,她的眼淚就停止不了、哭泣著而虛弱地蹲了下來,這讓站在她兩邊的、體型遠比她孔武有力,卻怎麼也無法將她拉起的警察變得愚蠢笨拙。

「告訴我誰能幫助他……」

阿爾弗雷德輕輕以鼻息嘆息,裝做一切都不知道地低下了頭,維多利亞的哭聲在文件翻閱中變得遙遠有如幻聽,她的忽然出現讓全警局的人在阿爾弗雷德出去買午餐時,不約而同地投以了好奇的目光,這刺得阿爾弗雷德渾身不舒服,讓他滿腦子都是維多利亞的哭聲。

維多利亞知道他救不了,而他知道沒人救得了,阿爾弗雷德發現他沒有預期中的快活,這件事情意外顯現了他的無能為力和麻木不仁,他竟然因為自己是個稱職的警察、遵從上司的下屬而感到良心不安,這件事情搞得他的起司堡都失去了美味。

本田菊在案件之後變成了分局裡的常客,和上一位常駐在警察局裡的記者一樣,他總是坐在警局的角落裡安靜書寫著,沒人知道他為什麼永遠都有得忙,但顯然警察局裡的每個人都比他更忙,而未曾有人真正提問過,偶爾與阿爾弗雷德對上視線時,本田菊所堆起的禮貌性笑容總讓阿爾弗雷德感到皺眉。

維多利亞並沒有放棄唯一的希望──即使那在阿爾弗雷德眼中是多餘且一相情願的──她在冷靜了幾天之後寫了一封信給阿爾弗雷德,她寫了關於她的想法、感受、她陪著亞瑟一起過的日子、亞瑟的習慣和改變或是不經意的行為──她竟然推敲起亞瑟的想法,這讓阿爾弗雷德不小心笑出聲音來──她寫了所有她認為足以打動阿爾弗雷德的一切,但天真的女孩的確沒想過司法體系的標準與規則已經將一切鎖得死緊。

「那種家庭遊戲……那種『兄弟關係』?……」阿爾弗雷德輕輕哼了一聲,對於過忘記憶被強制開封的感覺趕到惡劣,他實在沒心情將信讀完。

為了避免第二次破門而入的意外出現,阿爾弗雷德依照信上的寄件地址找到了現在只有維多利亞一人居住的大樓,他並沒有要求進入住宅,而是請保全向維多利亞通知他的造訪,阿爾弗雷德選擇在大樓門外的角落與維多利亞好好談這件事,他從遠處就可以看見維多利亞的雙眼綻放出希望的喜悅,但只能無奈地表示他並不是報佳音的天使,事實上警方前往民宅往往只會傳遞惡耗,無論是失竊、被懷疑與刑案相關聯或是親友死訊;他們登門造訪只為了告訴民眾已經找到了他們心愛小狗的機會並不多──如果那隻狗身價不蜚或繼承了大筆遺產又另當別論。

一如阿爾弗雷德所預料地,維多利亞臉上的表情瞬間僵硬後漸漸失去活力,但這不會讓阿爾弗雷德過意不去,他是來解決麻煩、而不是製造更多麻煩的。

「聽著,女孩。」阿爾弗雷德以手指彈著令一隻手上拿著的信封,那是維多利亞寄給他的、說是徒增困擾也不為過的信:「案子的程序已經走了一半,剩下的另一半要亞瑟自己完成,如果他表現得夠好,或許可以或得假釋的機會。」

「那會需要多久時間呢?」

「不知道,我無法給你任何答案。」

「亞瑟不是那種人啊……你很清楚、你怎麼可以將──」

阿爾弗雷德自認沒有下手太重,而他只想得到這方法可以立刻阻止維多利亞繼續說下去,他錯愕地看著自己的手以及維多利亞,並不太期待地看見維多利亞的表情又恢復了該有的生氣──她是真的生氣了。

「你這懦夫!」維多利亞奮力地回敬了阿爾弗雷德一個耳光,那聲響讓附近經過的小鬼都忍不住替阿爾弗雷德唉上了一聲「噢。」。

「你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卻故意裝得事不關己的樣子!你這混球!我們都看錯你了!亞瑟是為了你而到美國來,你卻把他送進牢裡!」維多利亞一邊吼叫並一邊搥打著阿爾弗雷德,這一連串胡亂又毫無章法的揮打卻讓阿爾弗雷德不斷後退和防禦。

「你這連街頭男妓都可以隨口鄒出一段花言巧語的死美國佬!」維多利亞用力將阿爾弗雷德推遠,憤憤走回大樓內。

這真是令人莫名憤怒的羞辱感,阿爾弗雷德知道自己很沒包容力,不過顯然維多利亞以嚴峻的態度挑戰了這一部份。

「那就這樣吧!你這賤貨!」阿爾弗雷德對著維多利亞的背影大喊:「如果你覺得都是我讓亞瑟變成這個樣子!那就大錯特錯了!那算是什麼『哥哥』!」

「那又怎麼樣?你這狗娘養的!喊再大聲亞瑟都不會袒護你了!『警官』!」

「我操!這一切都是亞瑟自找的!他自找的!」阿爾弗雷德的聲音響徹了附近的街區,這讓保全不得步踏出大門查看發生了什麼事。

「你們這一群渾蛋!」阿爾弗雷德憤憤轉身,離開了亞瑟的住宅大樓。



※※※



亞瑟看著玻璃帷幕前的傢伙,對方也看著他。

「嘿,你們只有十分鐘,不想說話的話就給我滾回去。」一旁的獄警走上前認真地提醒了他們,並以向玻璃帷幕另一端的人以眼神簡略地打過招呼,亞瑟則點點頭表示瞭解,他看著對面的傢伙變了幾種表情和眼神後緩緩拿起聽筒,雙眼卻不直視對方,彷彿在自言自語:「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別再見面,你做到了,我還能說什麼?」

說完這些,亞瑟掛上的聽筒,在獄警有點吃驚的目光下逕自離開。

那是座新建的監獄,很幸運地亞瑟還沒有室友與他共用房間,被他帶進監獄裡的東西很簡單,幾本旅遊書籍、一大疊未整理的手稿和另一大疊空白的稿紙,當然還有筆──他正著手於紐約街頭巷弄的隱密小餐廳介紹,他的編輯曾經跑來找他,說只要完稿了就可以進行出版,他的身分不會造成任何困難,或許到現在還能保有個什麼,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但亞瑟絲毫感覺不到那種氣氛,他有如被關進奇幻小說內會侵蝕內心所有快樂的監獄一般,不巧關在他對面的傢伙就是個活像是心神喪失的毒犯,這讓這一切變得又真又假。

亞瑟鮮少與其他人交談、也總不愛配合獄裡其他人為了建立地位而故做的逞兇鬥狠、他甚至很會打架,這讓亞瑟剛進入監獄短期內就全身是傷卻沒有得到太多好處,就連獄警都在放風時把他列入特別需要注意的名單。

住在對面的毒犯很快就離開了這小小的籠子──獄警在某個早晨發現他再也無法從床上瘋瘋癲癲地起床,那瘋子徹底地解脫了──也很快地搬來了新的鄰居。

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那個看起來像個整齊漂亮的上班族一樣的男性,在入獄地一天就讓亞瑟頗有好感。

「哇喔,我以為監獄裡只有全身都是刺青的大塊頭呢,你在看書嗎?」

「……」看著那傢伙富有親合力的微笑,亞瑟不自覺地放下了手邊的資料和手稿,對上那草綠色的雙眼。

「叫我安東尼就好了。」

「亞瑟˙柯克蘭。」

「就是那個柯克蘭嗎?旅遊作家?」

「……嗯,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作家啦……」

「我在報紙和雜誌上都看過你的專欄,當然也包括……」

那禮貌性的笑容卻讓亞瑟的臉瞬間暗了下來,他自嘲著:「……真是難堪,對吧?」

「在這裡誰都有自己的故事。」安東尼奧一臉不在乎的樣子,他的口氣像和鄰居聊著天氣:「大家都是一樣的。」

安東尼奧發現亞瑟的眼神變了又變,最後卻仍然沒有把話說出來。

「我是個詐欺累犯。」

「咦?」

「偽裝成新興公司的業務、印上幾盒名片發放,編一個美夢給那些有著偉大發財夢的人,你知道嗎?這真的很容易,而且警察不喜歡抓這種耗費時間卻又沒什麼績效的工作,他們寧可在路邊取締違規駕駛。」

「阿爾弗雷德才不會……噢!」這時候真覺得自己真是個蠢蛋啊!

安東尼奧看著亞瑟脫口而出又收回的話,依然不在意地繼續聊著:「大部分的警察都是那個樣子,夥伴,而我們只會被那些剛出社會、認為有耐心就會立大功的年輕人逮著,但是我們很聰明,當那些年輕人發現抓一個經驗老道的詐欺犯並不如取締違規駕駛容易時,他們又會自己走到馬路旁邊。我們雖然被逮到,但我們這類罪犯可是監獄裡乖孩子,獲得假釋的機會比那些連頭顱內側都長滿肌肉的蠢蛋還多上許多,只要記取上次犯的錯並做出修正就可以變得更厲害,那些警察永遠抓不勝抓,就是這樣。」

這聽起來讓亞瑟挺不舒服的,血淋淋卻現實地瞭解了什麼。他從不懷疑阿爾弗雷德是個敬業的警察,但他正是血淋淋地因政治考量而扔進牢裡的例子,而唯一能給予他幫忙的人,他無法寄望。

「你是個寫書的人,相信你能夠瞭解我說的,亞瑟,在這裡沒什麼困難,你一樣可以當你的作家,看起來我們算聊得來,監獄裡有個人照應會比較好過些,就當是交個朋友。」

安東尼奧的聲音把亞瑟從腦海中的記憶拉回現實,他說出的每個字讓亞瑟覺得像是將要進食的蟒蛇一般輕輕纏在他的肌膚上,那是一種親近但另人毛骨悚然感受,而他的確需要有個可以交談或讓他看似極力融入監獄生活的對像。

「嗯,是啊……」就當作是各取所需的話應該不為過吧?

亞瑟抓起被他放在一旁的書和手稿,佯裝自己想到了什麼需要趕快抄寫下來,安東尼奧則看著亞瑟好一陣後,才將目光放在監獄小窗外的天空中,而亞瑟並沒有任何關於新書的思緒,他滿腦子都是安東尼奧說的話。

如果安份點就可以獲得假釋機會……亞瑟開始胡亂猜測,自己最快可以什麼時後離開這鬼地方?他不是殺人犯、他沒有殺人……


├欄杆外的狼 | 引用:(0) | 留言:(0) | 2009/12/21(Mon) 20:32:16

留言:

↑top

發表留言

:

:
:
:

: ※ 空白の一行を入れたいときは、二行分改行して下さい

:

管理者にのみ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引用:

↑top
09 | 2017/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FC2計數器

計數器

自我介紹

黑羽鷲

Author:黑羽鷲
又稱黑鳥


banner
網站banner歡迎自取

連結

搜尋欄

PLURK!!歡迎追蹤w

類別(小說:下新上舊)